706笔交易,3400亿资金,买出千亿市值未来 | 2021年中国新经济并购年报

2022-01-22 14:14:29

作者 | 汉能投资并购组&36氪

产业强国、资本强国往往需要一个强大的并购市场做支持。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高速发展、资本市场逐渐完善,中国的并购市场升温。2019-2021三年间,中国新经济并购市场的交易笔数逐渐上升,2021年达到706笔,创近年来新高。可以预见的未来,中国的新经济并购市场还将持续向好。2021年,有22个新上市企业开展了其上市以来的首次并购。考虑到2020-2021年间,中国共有超过1100家企业在A股和港股上市,未来并购的买家数量与意向都有机会增大。正因此,中国的并购市场一直是我们十分关心的话题。2022年初,汉能投资与36氪资情留言板合作,梳理了2021年的中国并购市场。

经过分析、调研整理,我们发现:

1、2021年国内并购市场概况:706笔交易创新高,平均单笔并购交易规模从24亿元降至8.8亿元,剔除前十大交易后,2021年的平均值为5.86亿元,略低于2020年平均值7.83亿元

2、新工业医疗健康TMT并购交易数持续领跑,新工业领域的并购增幅超过112%

3、PE/VC被投企业通过并购退出比例提升

4、新上市公司、独角兽公司或成新买家

5、并购从决策到进行交易,乃至最后交割完成往往需要12-18个月,不确定性强

6、业绩决定谈判溢价,最好的出售时机是在业务增长时,业绩变脸影响交割“十亿市值靠业务,百亿市值靠并购,千亿市值靠核爆业务+并购。”很多伟大的公司通过并购后借助了买方的资源和其他支持,实现了长足的发展和估值大跃升。我们相信,接下来还会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通过并购,走出他们的“千亿市值”之路。如果你也对企业并购这个话题感兴趣,欢迎报名参加3月17日36氪资情留言板与汉能投资联合举办的并购专题活动。(活动链接:https://36kr.com/p/1580434485725957)

图片

2021年国内并购市场概况:706笔交易创新高,平均单笔并购交易规模从24亿元降至8.8亿元

2020年一季度,新冠疫情的爆发重创全球经济,中国新经济并购市场一度爆冷。2020年四季度开始,随着国内疫情进入“新常态”,市场逐步回温。2021年,中国新经济并购市场整体交易活跃,交易数量持续上升。

图片

2021并购逐步回升

按对外披露交易金额的交易口径统计,2021年,中国并购市场的交易笔数达到706笔,高于2020年的520笔、2019年的455笔。在整体并购的规模上,2021年相比于2020年出现了一定的下滑。首先,总交易金额下滑。2021年,国内并购交易涉及金额3,477亿元,低于2020年的6,414亿元,高于2019年的2,505亿元。这里需要说明的是,2021年整体交易金额低于2020年,主要是2021年超大型交易不及去年所致,比如,2020年仅华为出售荣耀一案交易金额即达到400亿美元。其次, 前十大披露交易金额下滑。2020年前十大披露交易金额合计为4,472亿元,2021年这一数据为1,219亿元(不含字节跳动收购沐瞳科技、Pico,上述两宗交易未公开披露交易金额)。

图片

2021年前十大交易

以此推断,平均披露交易规模也略有下降。2021年披露交易规模平均值为8.8亿元左右,低于2020年的24.86亿的平均值。剔除前十大交易后,2021年的平均值为5.86亿元,略低于2020年平均值7.83亿元。

图片

2021大型交易数不及去年

图片

2021年新经济并购:新工业、医疗健康TMT并购交易数持续领跑

2021年,新工业、医疗健康、TMT并购交易数持续领跑。

1. 新工业并购增幅112%,贡献全年近三成交易量,双碳是重要推手

新工业较前两年增势显著,贡献全年近三成交易量。根据统计数据,2021年,新工业相关的并购交易数量达到185笔,远高于2020年的87笔,成为2021年并购市场亮点。新工业并购的热度,主要来自于“双碳”政策影响。随着2020年9月我国明确提出2030年“碳达峰”、2060年“碳中和”的目标以来,在“双碳”政策加持下,国内风电、光伏领域并购热度显著提升,储能行业相关并购交易兴起。

(1)国内风电、光伏领域并购热度显著提升

根据我们的统计,2021年国内发生的与风电、光伏相关的并购交易金额超过75亿元。

图片

新工业、医疗健康、TMT并购交易数持续领跑

标的资产方面,风电和光伏电站项目公司出现频率最高。根据我们的统计,2021年与风电、光伏相关的交易案例中,交易标的为风电、光伏发电项目公司或者投资平台的交易数量占比接近90%,项目公司/投资平台类标的中风电、光伏标的数量接近。

图片

风光电领域并购交易活跃,电站项目受青睐

买家方面,除风电、光伏领域既有公司继续沿产业链布局外,我们注意到,买家阵营中也出现了新的身影。例如:①露天煤业(曾用名,现证券简称为“电投能源”,证券代码为“002128.SZ”),原主要业务为煤炭及电力业务,近年来积极布局铝产品和新能源业务,2021年内通过并购光伏、风电资产进一步加码自身新能源业务。露天煤业于2021年10月25日晚公告,公司目前已包含煤、电、铝、新能源等多项产业,前述产业实现的营业收入和营业利润占公司营收入和营业利润的比例较高。根据公司整体发展实际,为充分体现露天煤业发展目标,适应产业结构调整需求,拟变更公司名称为“内蒙古电投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相应变更为“电投能源”。②金开新能(600821.SH)在2020年内完成置换原有资产,置入国开新能源100%股权动作后,在2021年内开展了超过10起新能源发电相关资产收并购交易,持续加码公司新能源业务。③钧达股份(002865.SZ),原主营业务为汽车塑料内外饰件的研发、生产、销售,2021年内通过收购太阳能电池制造商上饶捷泰科技跨界进入光伏新能源领域。随着”双碳”政策影响的深入,能源结构将发生深度变化,以煤炭为代表的传统化石能源的比重将持续降低,取而代之的是以风电、光伏等为代表的新能源占比的持续提升;由于整体能源结构转型所带来的市场空间巨大,且以大型能源集团为代表的行业龙头企业在公司管理、技术和资金等多维度具有突出优势,我们预计未来该领域内的并购和投资交易将持续活跃。

(2)储能行业相关并购交易兴起,新能源产业链加速完善

受”双碳”政策驱动,风电、光伏领域热度提升,随之产生的消纳、调峰调频问题将储能推至聚光灯下,2021年成为储能行业爆发的元年,行业内也出现多宗重要的并购交易,格力电器、同力日升、科士达等公司均通过收并购在储能领域有所布局。

2021年内储能领域的代表性案例有:

①格力电器通过参与司法拍卖以18.28亿元的价格取得银隆新能源30.47%的股权,加之董明珠女士所委托给格力电器行使表决权的17.46%股权,使得银隆新能源成为格力电器的控股子公司。银隆新能源在储能和新能源汽车等领域具有广泛业务布局。根据格力电器的公告,本次交易完成后,格力电器将充分借助银隆新能源的纳米级钛酸锂技术,并在现有锂电池产能的基础上,推动银隆新能源储能产品在公司储能相关的电器产品、新能源等板块的应用。

②2021年11月7日晚间,杭锅股份(002534.SZ)公告,公司近期与相关交易方签署《收购意向协议》,拟通过受让股份及增资的方式取得赫普能源51%股份,预计最终交易价格不超过15.3亿元,根据杭锅股份的公告,赫普能源是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国家级“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致力于新能源消纳和火电机组灵活性调峰储能改造解决方案,拥有多项火电厂调峰储能相关领域专利技术,为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提供储能、调峰、调频、备用等辅助服务。在国内火电领域,赫普能源积累了较多储能调峰项目的成功案例。

③文山电力(600995.SH)于2021年10月15日晚间披露重大资产置换及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预案,拟置入资产为南方电网调峰调频发电有限公司100%股权,其主营业务为抽水蓄能、调峰水电和电网侧独立储能业务的开发、投资、建设和运营;根据文山电力于2021年11月10日晚间披露的修订稿重组预案,预计本次交易拟置入资产的交易价格预计不低于130亿元。

储能领域投资和并购的兴起,填补了新能源产业链的重要空缺,使得新能源产业链得以加速完善。

值得一提的是,储能板块使得电化学电池产业链进一步延伸。目前以锂离子电池为主的动力电池的再利用与回收等问题是新能源领域的重要研究课题,围绕储能开展的动力电池梯次利用等尝试使得动力电池产业链得以延伸。此外,围绕储能场景需求开展的钠离子电池等各类新型电池的研究,也为电化学电池领域带来了更多机遇与可能。

一个猜测是,头部储能企业为形成和提升提供整体储能解决方案的能力,也可能围绕储能技术、硬件、BMS、EMS、PCS等细分领域进行投资和并购布局。

储能系统并非独立存在,其是构成整体新能源体系的重要环节,在国家和地方出台的储能相关政策中,都提出引导新型储能在各个场景下的布局,多地提出发电侧、电网侧、用电侧的新型储能建设方向,对发电侧、用电侧等配建储能设施提出鼓励,这也在很大程度上提升了新能源发电企业及部分用电企业投资、并购储能标的的热情。

2、IT与企业服务贡献近半数交易,国内外软件并购交易数量再创新高

IT与企业服务贡献近半数交易,且在2021年迎来大年。

图片

“双碳”、IT与企业服务占比最高

2021年国内外软件并购热度不减,交易数量再创新高

2021年,中国国内的软件(IT与企业服务)并购交易数量也在快速增长,2021年全年共公告89笔交易,较2020年增长41%。这与全球的软件并购潮呈现一致趋势。2021年,全球软件并购交易数量将接近3,400宗,较2020年增长约13%。其中,2021年全球SaaS并购交易数量近1,700笔,较2020年增长超过30%,且占整体的软件并购交易数量的比重将首次接近50%。国内软件并购市场与国际呈现一致趋势的另一趋势是标的分布。从标的分布来看,通用型软件公司占比为64%,垂直型软件占比25%,基础设施型软件占比11%。上述标的分布与2021年全球软件行业的标的分布非常类似——约60%的标的为通用型软件。我们认为潜在的核心原因可能包括:(1)通用型软件企业标的资源较垂直型软件企业更为丰富;(2)中国企业在政策推动和商业逻辑驱动下,正在快速进行数字化转型,而国外企业因为疫情催化,加快了中小企业的数字化升级,从而使得通用型软件企业标的更适合在现阶段被并购,实现买家“跑马圈地”的诉求。

图片

通用型软件贡献近六成交易量

可以预见的未来,国内IT与企业服务领域的并购仍将是热点。

这主要是由三方面原因造成:(1)数字化的长期需求提供了并购整合的宏观市场环境

数字化转型以及数智化升级是中国企业中长期的核心命题之一,而这势必带来对企业软件应用的长期需求,为行业内的并购整合提供了很好的宏观市场环境。

(2)丰富的标的资源:目前中国仅企服领域且正常运营中的企业数已超3万家

IT与企服赛道由于本身属性,市场比较分散,预估目前中国仅企服领域且正常运营中的企业数已超3万家,其中PE/VC投资的企业数量接近6,000家。3万家企服公司中,已上市公司仅有300家,而被并购则是除上市外的有效退出途径之一。与此同时,我们看到2014-2016年是一波企服领域的创业高峰,随着2017年投资热度的平缓以及行业头部公司的出现,初创公司的数量开始下降。这一轮企服领域的创业高峰,应能向市场提供充足且丰富的标的资源。

图片

2014-2016年为中国企业服务领域创业高峰期

(3)IT和企服赛道领域的潜在买方基数正不断扩大

随着2021年多个行业头部公司完成上市以及完成大额融资,IT和企服赛道领域的潜在买方基数正不断扩大。同时,企服赛道分散的属性使得收购成为了该赛道领域头部玩家最快提升市场份额、开拓新行业、提升收入水平的最快的方式。同时后期整合所能带来的协同效应也较为明显,无论是通过交叉销售提升收入协同,还是整合销售资源和技术资源释放成本协同。

图片

2021年,企业服务赛道多个头部完成上市及大额融资

(4)从商业模式上看,To B赛道天然就比To C的创业公司更适合被并购

toC赛道中,行业巨头更容易用资本和流量来打压创业公司,通常是内部团队被证明在某一toC赛道未能实现公司战略时或确实团队没有该赛道基因时,通过并购进行业务布局才会被提上议程。而toB领域,客户BD成本高,且客户切换成本也很高,且toB创业公司通常是对某个客户需求场景理解也非常深入。行业头部想要通过资本力量去跑马圈地的经济性并不如直接并购。

图片

PE/VC被投企业通过并购退出或是未来重要趋势

1. 没有融过资的企业被并购更常见,PE/VC被投企业通过并购退出或是未来重要趋势

图片

未融资公司在整体2021年新经济并购标的中占比最高

总体而言,未融资公司依然占据所有被并购标的中的最大比重,2021年占比达64%。PE/VC被投企业通过并购退出或是未来重要趋势。未上市PE/VC被投企业数量在2021年稳步增长,总交易数达167宗,占比24%,较2020年上升3个百分点。

图片

不同赛道热度

整体来看,2021年新工业与医疗健康赛道中PE/VC被投企业通过并购退出数量显著上升,占整体数量的近50%。这一趋势出现的主要原因在于国内的硬科技投资热。受碳中和、新能源和汽车电动化、国产替代、工程师红利等有利政策及经济环境背景影响,市场普遍对硬科技及医疗技术领域持乐观态度。市场情绪的升温传导至一级市场,表现为医疗与新工业赛道的大火,2021年新工业与医疗赛道的占比均超20%,而2020年占比仅为14%、9%。2021年TMT赛道中PE/VC被投企业通过并购退出数量呈现下滑趋势,同比降低13%。这很可能与反垄断监管、数据安全政策相关。不过,TMT赛道中PE/VC被投企业通过并购退出的比例仍是最高的。其中,TMT相关并购多发生于企业服务子赛道,而受政策影响最大的互联网、电子商务及社交网络等子领域热度则表现出明显的降温。教育赛道相关并购出现明显的下降。教育赛道在2020年是并购的热门领域,但“双减”政策落地及年末多地政府对教培机构的指导价划线,K9教培行业基本一锤定音,市场情绪遇冷明显,相关并购明显下滑。

2. 上市公司仍然是买家群体中的主力军,其出手数量占总体交易量的74%

图片

上市公司仍是买家群体的主力军

从2021年新经济并购案例中的买家组成角度分析,上市公司仍然是买家群体中的主力军,其出手数量占总体交易量的74%,较2020年提升约7%。上市公司中,港股上市公司在2021年出手更为频繁,该群体交易量较2020年相比增长约5%。港股上市公司中,2020年后新上市的公司占比约23%,海吉亚医疗、锦欣生殖弘阳服务等新上市在2021年均进行了2次或2次以上的并购。独角兽买家(除字节跳动)方面,其交易数在2021年出现了明显增长,由2020年的19宗增长至2021年的40宗,占比同比增长约2%。而PE/VC买家交易数亦出现比较明显的增长,2021年PE/VC作为买家的新经济并购案例共约27宗,同2020年相比增加了14宗。

图片

2021年投资并购案例

3、阿里百度谨慎出售,腾讯减持,B站美团加速,京东小米加码新工业

(1)互联网巨头有收有放

2021年,互联网巨头因业务重心变化,并购策略呈现明显差异:阿里百度谨慎出售,腾讯减持,B站美团加速,京东小米加码新工业。

互联网巨头新经济并购方面,传统巨头阿里及百度整体出手谨慎。2021年,阿里巴巴并购美味不用等及、弘安网络,小鹿医馆并参投T11等公司;百度则战略并购黄油相机,参投恩泽康泰、有来医生等大健康标的。综合来看,如20年百度36亿美元收购YY直播一类的大型交易在21年极为罕见,阿里及百度都在21年放缓了其投资并购的节奏,并相继布局了大健康赛道。

腾讯则减持多家公司,如大幅度减持京东、退出知乎股东等,我们判断此或许为与监管沟通的结果。尽管腾讯全年仍投资超250家公司,但据悉,其对于投资条款开始大幅放宽。创业公司需要在腾讯和阿里之间站队的情况或将改变,而腾讯的“亚马逊雨林战略”也或将调整。

B站、美团等机构2021年的投资节奏均表现出加速的趋势。

在内容及游戏方面布局广泛的B站在2021年共投资57家公司,较2020年的28家投资数量翻倍,其投资金额与量级也远多于2020年。6.13亿元人民币并购二维动画制作大厂绘梦动画、6亿元人民币收购漫画平台有妖气、及1.18亿元人民币收购甬易支付体现出B站在夯实其传统动漫、游戏、电竞细分市场的同时不断拓宽其投资版图,相继发力电商与服饰等新消费赛道。

美团在2021年出手亦十分频繁,从行业分布来看,其2021年投资重点集中在新工业、硬科技及企业服务领域。2021年,美团相继投资精品酒店公司东呈集团以布局中高端酒店、战略并购SaaS 云餐饮管理系统服务商“钱到到菜么么”,并参投机器人、无人驾驶及集成电路赛道中的多个明星项目。在美团“零售+科技”的集团战略指导下,美团希望在夯实其本地生活业务优势的同时不断加码新工业及硬科技。

同时对新工业及健康赛道加大布局的还有京东系及小米系公司。2021年,京东相继并购直播运营商霓旌科技,参投一脉阳光、KK集团、行深智能等标的;小米则先后布局半导体、电子元件、芯片、自动驾驶等领域,参投紫米电子、深动科技与帕拓逊等公司。总体来看,投资活动频繁的新经济巨头投资重点与总体趋势类似,在不断补强其原本赛道护城河的同时,新经济巨头均选择加强新工业与医疗健康赛道的布局。

值得特别关注的是字节跳动在2021年的投资并购举动。

2021年,字节跳动投资并购的领域涉及范围非常广泛,包括房地产、互联网医疗、新工业、企业服务、芯片、VR、元宇宙等。其投资总体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加强其核心内容与短视频业务的补强型投资,如战略投资沐瞳科技,并购有爱互娱、贝乐嘉创等。

第二类是在其核心业务外,就企业服务、电商、医疗、新工业及元宇宙领域寻找未来增长点,包括战略并购VR公司Pico、企业服务公司氢盾科技、世纪速码、及蓝猫微会,及收购医疗健康公司松果医疗。

第三类则是处于战略角度进行的一系列新消费领域的投资,如战略投资咖啡品牌Manner、轻食品牌鲨鱼菲特及新式茶饮拧季。从其2021年的投资表现角度可以看出,字节跳动正在同时进行横向(跨行业)及纵向(线上至线下)的扩张,以图不断加强其竞争壁垒。

(2)展望2022:反垄断加码,互联网投融资进入强监管时代

2022开年,字节跳动被传裁撤投资部门的消息引爆投资圈。字节跳动相关负责人回应称,公司年初对业务进行盘点和分析,决定加强业务聚焦,减小协同性低的投资,将战略投资部门员工分散到各个业务条线中,加强战略研究职能与业务的配合。以往,各大互联网巨头的投资多为战投+业务双侧驱动,过往投融资中,对应业务团队也始终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字节裁撤战投部门并重组至业务条线这一行为,并不等同于全面放弃对外投资。未来,互联网大企业通过投资并购“跑马圈地”、互联网初创企业通过互联网巨头投资/并购获得资金资源支持/实现退出,都可能会变得没那么容易。

图片

新经济并购趋势判断:新上市公司、独角兽公司或成新买家,企业服务、新能源方向是并购重点

1、买家积极,优质标的稀缺,新上市公司、独角兽公司或成新买家

我们看到2021年,有22个新上市企业开展了其上市以来的首次并购。2020年、2021年两年中,中国A股和港股市场共有1,100+的企业上市。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上市公司中的部分企业很可能将会逐步考虑尝试并购交易。“十亿市值靠业务,百亿市值靠并购,千亿市值靠核爆业务+并购”,政策范围内允许的并购仍将是重要新上市公司业务增长的重要工具和手段。与此同时,36kr整理发现,2021年尤为明显的一个特点是,一些明星初创企业在完成大额融资之后,便立即下场开始进行投资并购,例如喜茶、元气森林等。新一代的创始人更加拥抱并购文化,认可通过实施收购/投资战略有利于加快初创企业的自身发展,提高护城河。我们了解到,有愈来愈多的初创企业的创始人已经萌生可以通过被并购实现企业实现进一步发展。

2、企业服务、新能源等重点领域的并购热度预计仍将持续

由于宏观经济政策、行业发展状况、买卖方需求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我们持续看好企业服务领域的并购交易机会,预计未来企业服务领域的并购热度仍将持续。在“双碳”政策下,风力发电、光伏发电装机量目标进一步明确,龙头、大型能源类企业在转型升级、扩大装机量等目的驱动下,对于风力发电、光伏发电项目或者相应项目公司的并购热度预计将持续。

图片

706笔成功的并购案例之外,还有2条重要的教训

虽然2021年对外披露的并购交易达到706笔,但根据行业惯例,背后可能有几倍于此的失败案例。汉能与36氪也对其中一些未能成功的案例进行剖析和整理。

1、并购从决策到进行交易,乃至最后交割完成往往需要12-18个月,不确定性强

并购从决策到进行交易,乃至最后交割完成往往需要12-18个月,周期长、不确定性强,易受各种宏观和微观因素影响。近年来“黑天鹅”“灰犀牛”事件层出不穷,经常出现买家自身股价几个跌停板就影响买家收购信心的情况。若创业者抱有被并购的想法,需预留更长的周期。

一般来说,并购交易的流程和过程并不同于融资,因此,专业的团队操盘往往会更加分。并购交易相对于融资来说,每个交易环节的复杂性大大提升,如估值环节特别看重协同效应(Synergy),路演环节针对不同的交易类型(1对1、定向路演、竞价等)需要不同设计,资料包(DataRoom)保密性的分级管理等等。

2、业绩决定谈判溢价,最好的出售时机是在业务增长时,业绩变脸影响交割

业绩下滑萌生出售想法固然属于人之常情,但对于买家来说,买涨不买跌一样是人性使然。更好的出售时机往往出现在业务还在增长但进入平缓期同时现金流优化,持续保证自身对买家的吸引力的同时,应对长达一年以上交易期间的各种不确定因素,毕竟谁也不想看到收购的标的越临近交割业绩反而变脸。往往,发现现金储备已不足6个月时,才开始寻求被并购,最后很可能心态会变成只要有人接盘就行,并错失最佳的出售时机。